品牌及公司历史

自1952年以来,我们始终坚持创新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Per-Ingvar Brånemark教授(右)和他的第一位种植患者Gösta Larsson(左)

基于Per-Ingvar Brånemark教授的“骨结合”理论,我们在口腔种植领域的创新之路已经拥有超过60年的历史。作为口腔种植领域的先行者,我们推出了许多已成为行业领先标准的解决方案。

我们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历史和光明的未来。我们将继续推动牙科治疗的界限,努力帮助我们的客户更好地治疗更多患者。

1952年 - Brånemark发现“骨结合”

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,作为一名年轻的研究人员,Per-Ingvar Brånemark完全专注于血流解剖学的研究。作为这项工作的一部分,他将一个钛制的光学元件连接到兔子的腿上,这使得可以通过特殊修改的显微镜研究骨组织中的微循环。

手头的工作已经成功完成,但是到了将金属框架光学元件从骨头上移开时,他发现骨骼和钛几乎不可分离。

“不久之后,”Brånemark说,“我们改变了工作方向,调查人体耐受钛的能力。”

1965年 - 首例采用钛种植的病例

1965年,居住在瑞典哥德堡的Gösta Larsson先生作为一位无牙颌患者,接受了Per-Ingvar Brånemark教授的种植治疗。他也是全球首位接受钛种植体治疗的患者。在接受了种植治疗后,他的生活品质得到了巨大提升。

经过广泛的临床试验和多年的研究后,Per-Ingvar Brånemark教授和瑞典Bofors公司合作成立Nobelpharma公司,即现在的Nobel Biocare公司的前身。

随着口腔种植技术的普及,全球数百万患者重新获得了高品质的生活。

1989年 - 首款全瓷修复体问世

1983年,Matts Andersson博士发明了Procera®(瑞典瓷)——这是一种经过高精度工业生产的口腔修复体。1989年,他制作出了全球第一个全瓷CAD/CAM个性化修复体,由此进一步推动了该技术在口腔领域的普及。

由于Procera AllCeram拥有带有通透度的铝制核心,由此兼顾了美学和修复体强度。

1997年 - 首款锥形设计种植系统

Replace作为首款锥形设计的种植系统正式上市。其主体形态模拟天然牙根的锥形形态,相较于柱形设计的种植系统,更容易获得初期稳定性。因此,Replace Select™和NobelReplace® Tapered成为全球最广泛使用的种植系统。

1998年 - All-on-4®治疗理念

在过去,全口无牙颌患者的种植治疗成本相当高,对于牙医来说也有技术门槛。如果患者是长期牙列缺失的话,颌骨会严重吸收,在有限的空间内做种植也是非常具有挑战的一件事。

为此,Nobel Biocare与葡萄牙的Dr. Paulo Maló医师合作,共同发明了 All-on-4®治疗理念。在后牙区采用倾斜植入的方式,配合可实现即刻负重种植系统,该治疗方案能最大程度避免复杂的骨移植手术,并实现即刻修复。

2000年 - TiUnite®表面处理技术问世

在传统的种植修复流程中,Brånemark的二期手术流程一直被常规手术方案。直到20年后,临床研究表明可实现即刻修复的一期手术被证明,也是一种高效安全的工作流程。在这样的工作流程下,可以缩短愈合时间、减少手术次数。但是,为避免种植体稳定性在关键愈合节点时下降,必须有一种全新的表面处理技术来提高种植体的骨结合效率。

为此,TiUnite®表面处理技术震撼上市。这是一种带有中等粗糙的氧化钛层,且具有高结晶度和高磷含量,能明显提升骨结合效率。从那时起,TiUnite®成为世界上临床研究最多的表面处理技术之一。

2005年 - 即刻行使功能获得美国FDA认证

2005年,Nobel Biocare的“即刻行使功能”(Immediate Function)获得美国FDA认证——在当时,Nobel Biocare是全球唯一获得该认证的种植体公司。借助于TiUnite®表面处理技术,即刻行使功能让治疗拥有较高可预见性,疗程更多、约诊次数更少、更高的治疗效果和更高的患者满意度。

2005年 - 首款引导式种植手术系统

2005年,NobelGuide®作为全球首款数字化诊疗软件及引导式种植手术方案问世。由此,医生可以将自己的数字化治疗方案转换成现实,并采用导板进行手术,NobelGuide®也因此将整个口腔种植领域带入数字化时代。

如今,NobelGuide®不仅为牙医提供具有预见性的数字化诊疗及引导式手术流程,实现最佳的修复效果,同时也能与治疗团队的其他成员进行数据互通,并与患者进行高效的沟通。

2008年 - NobelActive®震撼上市

设计独特的NobelActive®种植系统于2008年震撼上市。

即使在骨量条件较挑战的情况下,比如前牙美学区或拔牙窝中,NobelActive®也能获得极佳的初期稳定性。因此,在进行即刻行使功能的治疗流程中,NobelActive®往往会成为牙医们的首选。

2015年 - 完整的后牙解决方案

后牙区单牙种植修复作为一种常见的适应症,往往会面临拔牙窝过于宽大、难以清除多余粘接剂和过大的咬合力等问题。因此,Nobel Biocare带来了完整的后牙解决方案,配合带有转角螺丝通道的ASC基台,能最大程度降低修复难度和风险,实现即刻行使功能。